時間:2020年6月30日

  地點: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

  尖扎縣昂拉鄉德吉村

  採訪對象:德吉村村民交巴吉

  見到交巴吉的時候,她正忙裏忙外為農家院的客人準備藏族特色午飯,一道道菜餚陸續上桌,陣陣飯香飄來,讓人垂涎欲滴。

  “可以吃飯了……”交巴吉一邊招手一邊用藏語招呼客人,滿臉笑意,然後對着記者又是一串藏語。旁邊,德吉村社區黨支部書記拉毛卓瑪趕緊翻譯:“現在農家樂生意越來越好,漢族客人越來越多,她説她得趕緊學好漢語!”

  看着客人吃上熱乎乎的飯菜,交巴吉雙手往圍裙上一擦,拉着記者坐到一旁:“你知道嗎?今年‘五一’這幾天,我這間農家樂每天都能有五六千元的收入,幾天加在一起都能趕上以前全年掙的了,村裏每年還會有旅遊分紅給到大家。我們德吉村漢語的意思就是‘幸福村’,現在我們就是在‘幸福村’裏過着最幸福的日子。”

  用交巴吉的話説,要是放在幾年前,這樣的日子根本不敢想。

  那時,交巴吉和鄉親們還住在縣內的淺腦山區,生存條件惡劣、基礎設施嚴重滯後。這裏2鎮5鄉一共251户946人的山區農牧民中,建檔立卡貧困户就有226户866人。“在山上吃水靠背,行路靠走,住的是土坯房,用電也很不方便,大家要麼是靠天吃飯,要麼出去打零工,收入特別不穩定。”交巴吉回憶,“大夥兒都想把日子過好,可就是不知道該怎麼辦。”

  希望始於2016年9月,為解決長期以來淺腦山區農牧民行路難、吃水難、住房險的問題,當地政府啓動實施了昂拉鄉德吉村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項目。交巴吉和鄉親們搬遷、安置到了黃河邊上的德吉村。

  “我們村風景好,遠處是雲霧繚繞的雪山,眼前是靜靜流淌的黃河。剛搬下來時,就説了要發展旅遊業,可那會兒我這思想跟不上,村長書記反覆來做工作,我跟老公還是選擇了外出打工,這不就錯過了第一批農家樂的開發。”交巴吉回憶,“再回來的時候,村裏可是大變樣,有了人工沙灘、遊艇碼頭,環境也特別漂亮,還有了村苗木合作社、藏茶種植、智能聯動温室等好幾個項目。”

  交巴吉口中的變化得益於來自天津的對口援建。為了使貧困羣眾真正實現“搬得出、穩得住、能致富”,當地在天津濱海新區幫助下,提出“文化旅遊+精準扶貧+鄉村振興”的發展思路,投入1070萬元援建資金幫扶德吉村發展旅遊業,依靠旅遊帶動農牧民脱貧。

  看着遊客日漸增多,交巴吉坐不住了:“總是得闖一闖!不出去打工了,我們也開農家樂!”

  “我老公有一手木匠手藝,你看家裏這三間藏式客房就是他自己建的,是我們藏族特色的大炕,我還在村裏和天津援青幹部的幫助下參加了烹飪培訓,也是拿了培訓證書正式畢業的。”交巴吉説起來很是滿足,“現在,生意一天比一天好,我在家門口當上了‘老闆娘’,兩個大些的女兒在外地上大學,小女兒就在縣裏上高中,日子越過越紅火!”

  拉毛卓瑪告訴記者,援建項目的實施將德吉村打造成青海省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易地扶貧搬遷、鄉村文化旅遊發展、藏區社會治理、文化旅遊融合發展的示範點,讓搬遷羣眾走上脱貧致富之路。“2018年我們村還被評為‘中國最美休閒鄉村’‘全省移民易地搬遷安置示範點’。來自天津濱海新區的援青幹部跟村民們都熟得很,就像家人一樣,從產業發展到入户走訪事無鉅細。有一次我去村民家串門,發現正幫他家維修電路的竟然是天津的援青幹部。”

  如今的德吉村已經從一個不知名的易地扶貧搬遷村搖身一變成了黃南州文化旅遊的一張新名片,被遊客稱為青海的“小三亞”。

  來自天津的幫扶也將在文化旅遊方面再次升級。濱海新區援青幹部、青海省黃南州文體旅遊廣電局副局長張莉説:“6月以來,不少天津文旅企業和藝術家來過黃南州,跟當地文旅企業家一起交流如何更好地開發兩地旅遊項目,也跟當地旅行社建立了聯繫。後續,還會通過不斷溝通、交流與合作,幫扶德吉村打出更響亮的品牌,用文化和旅遊帶動當地可持續發展。”

  臨行前,交巴吉拉住記者的手:“回頭你再來,到時我一定能用普通話跟你交流!”交巴吉黝黑的臉上露出燦爛的笑,猶如草原上盛開的格桑花。